黍黍様

didudidu

今天也只能摸一个大头…

我为什么会画这个…这谁??

昨天傍晚

一种预感